在印度为什么有些黑皮肤的高种姓长相并不那么“雅利安”?

原本,早在印度独立建国之初,就从宪法层面废除了种姓制度,还很委婉地用“部落民”来代指达利特人(贱民),并在有关学校录取、贷款税收减免、公务员招考方面对低种姓公民出台了大量政策倾斜。

如今,在印度城市地区,尤其是知识分子群体中,直接打听对方的种姓,是一种非常不礼貌,而且“政治不正确”的行为。

这就好比在北京,有人上来就问你——“你好,听说你是北京人?你是老北京人吗?你是满人吗?你在旗吗?难道你是包衣?!什么?你连汉旗包衣都不是?!”

目前的印度总统考文德(虚位元首)就是贱民出身,莫迪总理(这位才是说了算,有实权的)来自低种姓吠舍阶层。但这就如同南亚出了不少女总理女总统,依然改变不了女性地位低下的现状一样,也并非就意味着印度的低种姓阶层已经成功翻身做主人了。

印度总统考文德夫妇和总理莫迪迎接懂王夫妇——两女三男的少见场面(一般都是夫妇对夫妇,成双的)

在日常生活中,有关种姓的印度“传统文化”的影响仍旧巨大,无处不在、如影随形。

甚至,连海外的印度裔群体中,即便大家都是印度人,同在顶尖学府或者高科技公司学习、工作,竟然也会以种姓为主要划分依据,形成自己的小团体小派系,低种姓的一方,在日常工作或者晋升环节,总被明里暗里的打压。

前阵子,就有来自谷歌、脸书、微软、苹果、奈飞等数十家大型互联网公司的250余名达利特员工指控他们的同事和上级种姓歧视,掀起了一阵硅谷的反种姓歧视浪潮。

为了避免因低种姓而遭遇歧视,她早在求学阶段,就把自己的姓名给改了(印度的姓氏很多都体现了种姓归属,比如“莫迪”,就是泛指吠舍种姓当中的小商贩阶层),还佩戴了梵线(朱诺线)。

在印度教中,梵线只有婆罗门、刹帝利和吠舍有资格佩戴,根据种姓,又细分了不同的颜色和款式。而首陀罗和贱民,则是严禁越界的。

因为,如果要真正改彻底的话,需要改的,并非你个人的,或者你们一家人的姓氏,而是要包括你的整个家族,直系、旁系,一大群人。

况且,那些“海外印度同事”们,为了搞清楚你是否属于“干净的种姓”,总是很乐于翻看你的社交账号…

如果对方说是,他们会继续问是天生吃素,还是自己选择吃素,父母吃不吃素,家族是否全部都吃素等等。

说到这儿,有人可能会奇怪了,不都说印度教徒中的种姓,直接看相貌肤色就行吗————种姓越低,其南亚原住民的达罗毗荼人与尼格利陀人血统,占的比例就越大。他们多带有明显的古南亚人和非洲黑人特征——身材敦实矮小、皮肤黝黑、鼻翼扁平,毛发卷曲。比如首陀罗和贱民,大多长这样。

反之,种姓越高,征服者欧罗巴——雅利安人种特征越明显。肤色较浅、身材高大,五官立体。

印度作为一个幅员辽阔,民族、人口多样的南亚大国,13亿人口中,有超过83.5%的国民为印度教徒,其中不乏一些高大白皮的低种姓,和一些黝黑矮小的高种姓。

比如下图,这是美国副总统哈里斯童年时,和妹妹、老妈,姥爷姥姥祖孙三代的合影。

这是哈里斯的母亲希亚玛拉·戈帕兰在美国名校读博士时候跟同学的合影。对比之下,可见她肤色较深,身材也很矮小。

不过,希亚玛拉·戈帕兰博士可是个高贵的婆罗门,她老爸,也就是哈里斯的姥爷,退休前为泰米尔纳德邦的高级公务员,配有专门秘书的那种,在印度属于妥妥的地方上流社会人士。

讲真,如果看他们的外貌,这家人大多个头矮小,鼻孔鼻翼较大,厚嘴唇,凸嘴,尤其是那黝黑的肤色,更接近于带古印度原住的某些特征,怎么看,也同人们印象中,高大白皙的婆罗门形象差的太远。

还有这位贱民阶层出身的前宝莱坞明星,现正义与发展党(LJP)主席希拉克·帕斯旺(Chirag Paswan)。

可见,这三位没有资格佩戴“圣线”的影视界明星,论肤色长相,并非人们印象中的,古印度原住民,达罗毗荼人的模样。

还有阿米尔·汗主持的一期“真相访谈”节目中,一位贱民出身的女博士考沙尔·帕瓦尔。

下图是镜头前,考沙尔讲述了她作为一名女性+达特利人(贱民),在性别和种姓被“双重歧视”的环境中学习、生活和工作的经历。

看肤色的话,考沙尔博士跟带有穆斯林贵族血统的阿米尔·汗色号差不多,同人们日常的“刻板印象”中的那种黝黑形象,差距明显。

接着,就有必要说说,那些黑皮的婆罗门,以及白皮的首陀罗和贱民,他们的祖先,究竟经历了什么。

雅利安“入侵者”们通过近1000年的战争,血腥征服了原住民达罗毗荼人,给后人带来了诸多“未解之谜”的古印度文明,就此消失。

可这些皮肤白皙,身材高大的雅利安人,毕竟不是“坐地户”,跟原住民相比,人口基数实在太少,虽然能用强悍暴力进行征服,但接下来的统治,还是有些力不从心的。

那么,为了以极少的人口控制庞大的达罗毗荼原住民,雅利安人搞了一套种姓制度,并将其嵌入了印度教的前身——婆罗门教之中,以神的“名义”,把已经被踩在了脚下的黑皮达罗毗荼人定义成了“被污染的低等人”。借神之口,告诫人们,低种姓都是神安排来吃苦的,只配干肮脏的苦力活,不允许和其他种姓的印度人通婚,否则触怒了神灵,定将遭受巨大报应。

方案一:人口大族灭小族,大概率直接屠杀干净,小概率吞并吸收,灭其文化,强行纳为一体;

方案二:小族征服了人口大族,则会建立种族歧视和隔离体系,把被征服者踩在脚下当奴隶。

用时光的力量增长本族人口,压制和削弱土著种族,掌握绝对话语权,在奴役其肉体的同时,极力消亡其文化、文明,荼毒其精神。

很明显,婆罗门教/印度教和其相关的种姓制度,就是雅利安入侵者选择的统治策略。

只是,带有达罗毗荼血统的原住民们量实在太大,而且越往南,人口密度越高,有限的雅利安统治层要想把他们都“驯化”成奴隶或者直接杀掉,都基本无法实现。

于是,来自北方的征服者们一手拿宗教,一手拿刀剑,开始与达罗毗荼部落的上层贵族和酋长们合作,教他们讲梵语,膜拜婆罗门教,把一部分原住民也纳入了统治层,帮自己管教广大下层南印度人。

而那些皈依了婆罗门教的达罗毗荼人,就成了前面说的“黑皮婆罗门”们的祖先。

在拿到了有宗教背书的绝对地位和权威后,达罗毗荼人贵族们也自此安心接受了北方雅利安人的文化和理念。

就这样,被征服民族内部经历了割裂和分化,自己人光忙着歧视自己人了,更别提什么团结反抗了。

他们的长相肤色,跟黝黑的南亚人差别明显,身材也更高大,因此,其后代自带当明星的潜质。

出身首陀罗家庭的阿莉雅·布哈特,其父母都是著名导演兼演员。这样的长相,显得有些“不印度”

或者一些的祖先属于“异教徒”拒不皈依印度教,最终被强制入教后,直接列入了低种姓行列。

还有一些是因为遵守不了印度教的各种繁文缛节,比如素食、斋戒等等,或者是跨种姓通婚的后代(女高男低的结合为贱民)。

另外还有少量是叛乱者的后代,被以神的名义进行处罚后,整个直系和旁系家族的种姓遭遇了降级,即便他们祖上,也曾经阔过。

典型的,像印度北方的贾特人,曾经因为随意通婚,不服从领导搞叛乱,被从刹帝利降级为首陀罗。到了英属印度时代,因为战斗力很强悍,被洋人看重,结果再次被印度教长老们定义成了刹帝利。

尴尬的是,风水轮流转,现如今,为了争取当代印度政府的“平权配额制度”,他们又开始闹腾,不断上访,要以首陀罗身份享受优惠政策….

而另一边,却又爆出新闻,在印度南部的泰米尔纳德邦,一名女性官员下乡工作,不仅被高种姓下属剥夺主持会议的权利,而且只能坐地上——她也是现场唯一一名坐在地上的参会者。

更早的2019年,立法委员会成员、前部长、现任议员和卡纳塔克邦的达利特领导人 Narayanaswmy要去班加罗尔附近的一个村子里做工作,结果被村民们以他贱民出身,会污染村落、玷污神庙为由,拒绝进入。

两年后,Narayanaswmy当上了联邦政府的社会正义与赋权部部长,再次去这个村子做工作,还是被拦下了,理由跟上次一样。

要知道,此地发生在印度国际化大都市,世界软件中心班加罗尔周边,并非什么远离现代文明的山野荒村,而村民们拦下的,还是一名政府高官。

特别是在当今的印度农村,即便低种姓有了钱,甚至有海外背景或者身居政府要职,也远达不到和“高档”人群完全平等的“同吃同住同劳动”的程度。

而另一面,为了争取印度政府有关弱势公民的“平权配额制度”给出的各种优惠,也有像贾特人那样,非要说自己是低种姓的群体。

实际上,这么多年来,印度人民、乃至印度这个国家,都一直充满着迷惑与纠结,面对各种不公和歧视,大多数人都在随波逐流,安于现状——因为现实的矛盾太过强大,但政府的能力却明显顾不过来。这就让他们不知道该何去何从,只能投身于宗教,去寻求解脱与安慰了。